如何修學密宗

一、學密的基礎——出離心和菩提心 
  我們以前也三番五次地講過,出離心和菩提心就是學密的基礎,為什么在這里還要反復強調呢?因為,作為修行人,必須要過這兩關,如果沒有出離心和菩提心,即使修再殊勝的、類似大圓滿等等的密法,也是徒勞無益的。只有在具備出離心和菩提心的基礎之上,才能正式入密修行。 

  華智仁波切講過:在沒有出離心、菩提心的前提下,即使閉關九年修大圓滿,也不能播下解脫的種子。這不能不讓我們深思,在所修的是大圓滿,時間不是一兩天或幾個月,而是九年,修行方法不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,而是以泥封門、謝客、斷絕所有外界往來的情況下,卻因缺少出離心和菩提心,而不能播下解脫的種子。這足以讓我們警醒:如果不具備出離心和菩提心,就可以淪落到如此地步——修了九年大圓滿,卻不一定能播下解脫的種子!所以,對任何一位修行人來說,出離心和菩提心都極為重要。 

  很多人因為缺少這些知識,只知道密宗殊勝無比,就好高騖遠,妄想不修加行而一步登天。疲于奔命地去接受密宗灌頂,不亦樂乎地修習密宗,最終卻竹籃打水、收效甚微。這一切過失,不能歸咎于密宗,而是因為基礎不牢所導致的結果。所以,學密的人必須具備出離心和菩提心,這是顯密的共同基礎,是趨入一切修行不可或缺的首要條件。 

  所有的無上密宗都十分強調出離心和菩提心。譬如,在修生起次第之時,一旦離開空性見和慈悲心,即使能將佛像觀想得一清二楚,也毫無意義。同樣,正如經書所言,如果沒有出離心和菩提心,即使念誦了上億的本尊心咒,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。所以,一切修法的關鍵在于出離心和菩提心。目前,有不少居士在沒有修好出離心和菩提心,不懂得生、圓次第的情況下,盲目地念誦一些本尊的修法儀規,以圖獲得收效。于此必須提醒諸位,這是沒有太大意義的。 

  顯宗、密宗都一致認為,一切萬法都隨發心而定?!堕_啟修心門扉》中也講過,如果某人是為了今生(圓滿)而修行、放生、供僧、供佛……,即使這一世能如愿以償,其結果也不過如此;如果因前世業力而未能如愿,這些善行也不會引發絲毫出世間果報。因為在修行之時,他從來沒有考慮過解脫、度眾生、成佛等等,而僅僅是為得到今生今世的幸??鞓?,既然其發心已經如此明朗,那么其所做善業又怎么可能變成解脫之因呢?決不可能。 

  經書里也有這樣的比喻:有一個人被饑餓所逼迫,正萬般無奈地掙扎在生死線上,假如不立即進食,幾分鐘后就會被死神奪去生命。這時,如果讓他到國王的寶庫中去取寶,他首先應該選擇什么呢?絕對是食物。因為,寶庫中的其他金銀珠寶雖然珍貴,卻無法解決瀕臨餓死的困境。對此時此刻的他來說,價值昂貴的金銀珠寶是毫無用處的。同理,生起次第、圓滿次第雖然極為殊勝,但對沒有基礎的人而言卻太高深了。目前,我們暫時還不需要生圓次第的修法,當務之急,還是出離心和菩提心。 

  還有一個比喻:古代東西方很多城市都有城墻,必須經過城門方可進入城內。假如此城只有一門,再無其它入城門徑,每一個想進城的人就必須通過此門。城里有很多人家,一旦進城之后,想去哪一家都可以隨心所欲。但是,如果沒有經過此門,便只能徘徊于城外,永遠無法進入城內。這個比喻說明,出離心和菩提心就是趨往修行之城的唯一門路,在出離心和菩提心生起以后,大圓滿、大手印、時輪金剛或生起次第、圓滿次第的修法,便可隨意選擇。但在沒有生起出離心與菩提心之前,想修成這些法,無異于螳臂擋車,實在是自不量力的愚蠢之舉。 

  所以,現在我們不必急不可耐地去修大圓滿或生起次第等密法,而是要首先生起堅定不移的出離心。因一時環境等因素,偶爾產生的出離心是不可靠的,故爾要反復修習,一旦生起,就要令其穩固不退。生起出離心別無它途,唯有人身難得、死亡無常等外四加行的修法。 

  究竟什么是劃分有無出離心的界線呢?宗喀巴大師在《三主要道》中要求:如果希求解脫的心念,日日夜夜從不間斷,才叫生起出離心。這個標準比較高,薄地凡夫一時難以做到,所以我們暫時只能提出一種較低層次的出離心衡量標準: 

  沒有出離心的人,只求今生世間圓滿及來世人天福報,此外便安于現狀、得過且過,沒有更高的追求;有出離心的人,可能偶爾也會有這些想法,或許也會喜歡吃好的、穿好的、住好的。但是,在他的思想深處,始終有一種揮之不去的信念:這些不是生存的目的,只是一種臨時的生活方式和手段,是無關痛癢、可有可無的,我的最終目標是獲得解脫!如果能有這樣的意識,就基本上可以算是具備了出離心。說一千道一萬,總而言之,學密法的人一定要修出離心! 

  第二是修菩提心。今天我們不講菩提心的具體修法,而是要再次重申,學密之人必須要有菩提心!某些密宗教派認為,沒有菩薩戒就不可能得到灌頂,也就不可能有密乘戒。因為在三戒中,下下是上上的基礎,即別解脫戒是菩薩戒的基礎,沒有別解脫戒就沒有菩薩戒;菩薩戒是密乘戒的基礎,沒有菩薩戒就不可能得到密乘戒。因而,修學菩提心在密宗里也是不可缺少的重要環節。 

  在沒有菩提心的情況下,即使念誦了十多億的本尊心咒,如果發心和修法不正確,來世就可能會立即變成厲鬼或邪魔之類具備神力的眾生。此外,能將本尊、特別是忿怒本尊觀想得如同睜眼所見一般清楚的人,也有可能得到類似結果?,F在,有些人動輒便觀想忿怒本尊,猛念其心咒,以詛咒或降服他人,這些都是不對的。通常,一般人不會投生為厲鬼,但修生起次第不如法的人,卻有可能這樣墮落。然而,證悟空性者或發菩提心者絕不可能有如此下場。由此可見,密宗生起次第也是不能離開菩提心和空性見的。 

  出離心和菩提心的涵義十分深刻,必須要親自體會和實修,才能明白其內涵的偉大和必要,這是僅僅通過聞思所感受不到的。我一直希望大家能認識到,生起次第、圓滿次第可修可不修,關鍵問題是出離心和菩提心。要知道,即使沒有證悟大圓滿、沒有念誦上億本尊心咒、修生起次第觀想不清楚,都不會有人說我們不是修行人。但是,如果缺失出離心和菩提心,那我們就真的不是修行人了! 

  我曾看過一則故事:一位學者在乘船渡河時詢問船夫:“你懂不懂數學?”“我不懂???”“哦,那你的半個生命已經失去了!”又問:“那么,你懂不懂哲學呢?”“還是不懂???”“那你又失去了半個生命!”行至河中間時,船出了故障,船夫就問學者:“你會不會游泳?”“我不會??!”“那你的整個生命都已經失去了?。?!”船夫不無遺憾地說。 

  同樣,沒有修持生起次第或圓滿次第,雖然看似缺少很多,但實際上卻并不缺少。反之,如果沒有出離心和菩提心,那就真正是失去了一切,因為他連修行的門徑都沒有趨入。所以,這兩個基礎很重要! 


  二、密法修習次第 

  在修好出離心與菩提心的基礎上,接下來就是密宗的修法。榮森班智達是寧瑪巴一位杰出的成就者,他將學密者從開始發心到最后獲得成就的過程分成了五個階段: 

  第一個階段,是依止密宗金剛上師。因為密法是不能通過看書,而僅僅從字面上去領會的。比如,密宗續部的專有名詞一般人根本無法了知其含義;又如,密宗為了使外道不至于盜法,而在很多續部中故意打亂修法順序,后修的在前,先修的在后,如果沒有上師的引導,私自按照書上的次第去盲修瞎煉,其后果將不堪設想。世人皆知,哪怕顯宗的修法,也要依靠上師的指導才能學修,更何況殊勝的無上密法呢?所以,第一步是依止金剛上師?,F在,有些居士在沒有上師引導的情況下,私自閱讀密宗法本,擅自依照法本修學,這是極端錯誤的行為。最終結果,他不但不會有所成就,而且有盜法的罪過。 

  對金剛上師的要求,在《大圓滿心性休息》、《普賢上師言教》以及有關金剛上師的開示中講得十分清楚。希望大家在依止上師之前,能仔細參閱這些法本。 

  第二個階段,是入密宗壇城接受灌頂。依照以前的密法規程,寶瓶灌頂、秘密灌頂、智慧灌頂、句義灌頂四個層次,是根據受灌頂者的根基而分開傳授的,受者能夠修到什么程度,就授予相應程度的灌頂,決不輕易違越次第。 

  時過境遷,現在無上密宗的灌頂很多都包含了完整的四灌頂。雖然這樣做也無可厚非,但大家一定要量體裁衣,要結合自己的實際情況,選擇自己適合的灌頂。目前,在灌頂方面存在很多問題,特別是在漢地。因為此前已經做過有關灌頂的開示,在麥彭仁波切的《大幻化網總說光明藏論》中也有相關的內容,所以此處不再贅述。 

  第三個階段,是接受密宗戒律。實際上,灌頂和接受密乘戒是一回事,但榮森班智達將它分成了兩部分,首先是進入密宗的壇城,其次是受密乘戒。 

  受密乘戒之前,必須了解密乘戒的內容,再抉擇是否接受。也就是說,在接受灌頂之前,準備接受者首先必須拿到戒本,詳細閱讀與灌頂相應的密乘戒,并在確認自己能做到的前提下,才能接受灌頂,否則就不能接受。 

  戒律都是這樣。比如受居士戒,也要根據自己的能力,能守持哪幾條戒,就受哪幾條戒。菩薩戒也是可以選擇的,鈍根者只需受持一條愿菩提心,其它的可以暫時不受;中等根機者可以受無著菩薩著作中所講的四條根本戒(分開有八條),其余的可待將來再受;利根眾生則可以受持龍樹菩薩所講的二十條根本戒(也可以說十八條)。密乘戒也是一樣。只有量力而行,才是護持凈戒的必要保證。 

  令人擔憂的是,現在很多的授灌頂者在灌頂時,并不太強調密乘戒,求灌頂者也根本不知道在灌頂背后還有密乘戒的要求,都滿以為灌頂結束之后,就萬事大吉。其實,灌頂之后最難做到的,就是密乘戒。 

  第四個階段是聞思,這是極其關鍵的步驟。首先要學習密宗特殊的見解,然后再進一步學習密宗的具體修法。 

  第五個階段,是學成后到靜處修行。 

  以上是榮森班智達所講的學密的五個步驟。今天我們主要介紹第五個階段——修行,也即學習密宗的見解和修法。 


  三、略談密宗的見解和修法 

  密宗所有的修法可以歸納為兩條路,一是生起次第,二是圓滿次第。下面分別對其進行簡略說明: 

  1、生起次第 

  修生起次第時,一般要觀想本尊像以及佛的壇城,這有什么作用呢?凡夫因為被無明所遮蔽,所見所及全都是不清凈的現象。通過密宗的見解,才使我們領悟到:這一切都不是實在的,是幻覺,是本來清凈的。 

  顯宗也認為,八地菩薩眼中的外器世間(即山河大地)是很清凈的。怎樣的清凈呢?彌勒五論的《經莊嚴論》2里講過,菩薩到八地時,開始轉識成智3,當其五根識(眼識、耳識等)轉化成智慧以后,所見就如同極樂世界一樣:地面不再是土石瓦礫,而是琉璃珍寶等等。其實,在人們心中所謂“琉璃”的概念也是不清凈的,但因為人們喜歡琉璃等珠寶,才將清凈剎土形容成琉璃等珍寶的樣子,這是針對人們的喜好而言的。實際上,在菩薩的境界中,一切都是智慧的現象、非常清凈的現象:所聞是妙法音聲,所飲是甘露……,當然,凡是言詞所能傳遞的,都屬于分別念的范疇,都無法真實地表達菩薩的境界。 

  如人飲水,冷暖自知。顯宗認為:要想真實感受這一切,只有通過首先發菩提心,依顯宗的修法長劫修煉,積累無數資糧,證達無我空性,達到八地以上,才能依靠自己的修行現前萬法本來清凈的境界。然而,以密宗特有的修行方式,即使是凡夫,也能現見本來清凈的境界。為什么密宗能辦到,而顯宗卻不能辦到呢? 

  《維摩詰所說經》中有這樣一段內容4: 

  一次,釋迦牟尼佛在傳法時講道:諸位菩薩如果想感受外境的清凈,就應當自凈其心。心凈,則外境清凈,修行至心凈之時,外境也會隨之而清凈。當時,舍利子也在佛陀身邊,他心想:娑婆世界這么不清凈,難道釋迦牟尼佛的心仍然沒有清凈嗎? 

  佛得知他的想法后,便反問舍利子:生盲5看不到日月,這是日月的過失,還是盲人的過失呢?舍利子回答說:是盲人之過,而非日月之咎。因為盲人沒有眼睛,所以看不到日月,而不是日月不存在。佛又說道:娑婆世界的本體永遠是清凈的,但凡夫人就像盲人一樣,始終無法看見。 

  此時,一位從其他佛剎來至娑婆世界聽法的菩薩說道:我現在所見到的這個佛土就是清凈的。舍利子不以為然,就反駁道:此佛土是不清凈的!于是他們二人就展開了激烈的辯論。 

  正當難解難分之際,佛以神通顯示了娑婆世界的本來面目,在場的所有人都親眼目睹到:娑婆世界就像西方極樂世界等諸佛剎土一樣,十分清凈莊嚴。 

  之后,佛陀告訴大眾:我的世界本身就是這樣,永遠都是這樣,只是你們沒有看見而已。 

  此經是純粹的顯宗經典,其中也提到了“世界本來清凈”的說法,可見本來清凈的觀點,并不是密宗所特有的。 

  榮森班智達講過,雖然在小乘經典里,也有釋迦牟尼佛如何發心、成佛,以及諸多菩薩如何修行、成道、度化眾生的記載,但因為缺少相應的方法,所以小乘行者無法成就諸佛菩薩的果位。 

  同樣,雖然顯宗也談到了世界的本來清凈,卻無法令八地以下的修行者親身感受到這種境界。但是,密宗有更直截了當的、生起次第的修法。在了知萬法本來清凈之后,用生起次第的方法,就可以令不清凈的現象逐漸消失,而深切體會到這種清凈。凡夫修生起次第,也可以達到其最高頂點:在生起次第修起來之后,外面的一切自然顯現為佛的清凈剎土,這是密宗普通修行人都可以現量看到的境界。 

  為什么要修生起次第呢?因為,我們凡夫將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等五根的所觸所及,都執為不清凈的事物。如果其本身就不清凈,那也無可奈何。但實際上,萬法都是本來清凈的。既然是清凈的,那么有沒有一種方法能令這種清凈快速顯現呢?如上所述,顯宗沒有這種方法,而密宗卻有生起次第的修法。修生起次第的意義就在于此。 

  2、圓滿次第 

  圓滿次第有何作用呢?即使生起次第修得非常好,能夠現量看到一切外境皆為佛的壇城。但是,如果不能證悟空性,又會執著佛的壇城為實有。這時,雖然一切外境顯現為清凈,但這種對清凈的執著,與對不清凈的執著一樣都是執著,所以仍然要斷除。如何斷除呢?這就需要借助于圓滿次第的修法。 

  圓滿次第可以分為兩種:有相圓滿次第和無相圓滿次第。格魯派和薩迦派大多數圓滿次第的修法,都是有相圓滿次第,也就是氣脈明點的修法,如時輪金剛中的氣脈明點修法。 

  修氣脈明點為什么能證悟空性呢?麥彭仁波切在時輪金剛的解釋中講過,假如在頭一點不疼的時候觀想頭痛,在觀想一兩天之后,頭肯定會真的痛起來,這是一種心的作用,但見效不是很快;如果另外一人直接用木棍打自己的頭,那么在木棍落在頭上的瞬間,立刻就會有頭痛的感受。 

  這個比喻說明,雖然可以用顯宗《入中論》、《中論》里的推理方法來推翻我執,但是進展很慢、效果不是很好,從凡夫修到真正證悟空性的一地菩薩,需要一個阿僧祗劫(無數大劫),這是一個漫長得連天文數字都無法表述的時間概念。 

  然而在密宗里,卻可以通過修氣脈明點,快速地證悟空性。為何能夠快速證悟呢?因為我們的心和肉身有著非常密切的關聯,通過對氣脈明點的調節,就可以使心發生決定性的改變。 

  在觀修生起次第時,確實可以見到一切外境、眾生皆為佛的壇城。通過圓滿次第證悟空性以后,雖然佛的壇城依舊存在,卻能了達這一切并不是實有,而是如夢如幻的。這就是修圓滿次第的意義所在。 

  無相圓滿次第主要是指大圓滿,時輪金剛等續部中也有一部分。無相圓滿次第是指不借助于觀想以及修氣脈明點,而直接證悟空性的修法。它與顯宗的證悟空性有何不同呢?如前所講,顯宗就如觀想頭痛,僅能依靠推理來證悟空性。而密宗,特別是大圓滿,可以令一介凡夫,在剛剛發菩提心、剛剛進入密乘不久,不必經歷無數大劫,而是在短短的一生,甚至幾個月、幾年的時間內,就可以去感受、體會空性。顯宗的空性是理論上、字面上的概念,而密宗的空性卻是切身的體會,所以進步神速。 

  大圓滿中既包含了無相圓滿次第,也含攝了生起次第。但是,大圓滿的生起次第不是通過觀想佛像,從外面看到本尊壇城,而是藉由禪定,從內心向外發出佛的壇城。這是沒有任何造作的、自然的、純凈的一種佛的壇城。 

  觀想唐卡雖然可以控制一些不清凈的顯現,但還是有造作的成分,因為唐卡畢竟是人畫的。譬如,如果用一束光照在唐卡的上半部分,而使唐卡的上半部分較亮、下半部分較暗,并以此唐卡為對境而作觀想。當生起次第修起來之后,所顯現的本尊或者壇城也會上半部分非常亮、下半部分很模糊。 

  這說明,這種生起次第是有造作的。雖然有造作,但它卻能控制我們對不清凈的執著。譬如,洗手用的香皂自身并不干凈,終究要被洗掉,但我們卻可以用它來洗凈雙手。同樣,這種生起次第雖然有造作,但造作的東西也可以推翻許多不清凈的現象,所以暫時可以利用它。 

  然而,大圓滿卻不是這樣。修大圓滿時,不需要看佛像,也不需要觀想佛陀、本尊的容貌、身色、手印……而只需要入定。因為一切萬法的本性永遠離不開空性,也永遠離不開現象,入定修光明的同時,現象的部分自然可以爆發出來,那便是純潔而無有造作的佛之壇城。大圓滿沒有特意修生起次第,最后卻達到了比修生起次第更超勝的目的。所以,大圓滿修法涵蓋了一切生圓次第的修法。 

  以上內容,介紹了生圓次第的概念。雖然密宗各大派別的修法異彩紛呈、各有千秋,但所有修法都可歸納于生圓次第的修法當中。 

  以上所講的,是密宗一般的修法次第。因為環境、時間等各種因素,我們的修行不一定會按照以上順序進行,而往往是在出離心、菩提心等一系列加行修完以后,直接進入大圓滿的修法。因為大圓滿法,并不是專供出家人,或者高僧大德的修法。即使是像你們這樣的居士,在加行基礎打好之后都可以修,你們可以一邊工作、一邊修大圓滿。 


  四、生圓次第與顯宗修行的差別 

  顯宗沒有生圓次第的修法,雖然其所抵達的最終境界與密宗一樣,但因為缺少這些見解與方便,所以其修行的效果與進展與密宗有著很大區別。經書上講過,顯宗從發心到證得一地,最上等根基的人也需要一個阿僧祗劫。但實際上,即使是顯宗的修行者,也不會需要那么長時間,因為菩薩修到一定層次后,有種種方便法門,每一種方法都可以積累眾多資糧,在資糧道、加行道中,層次越高,能力越大,于一剎那間便能積累不可計數的資糧。即便如此,顯宗從發心到一地,還是需要很長時間。而密宗卻不是這樣,如果已經完全成就了學密的利根法器,則加行道只需六個月,資糧道也不會很長,在顯宗無法企及的時間內,就能到達一地。雖然顯宗不承認這一點,但無數事例可以證明,密宗修法的確有著顯宗無法比擬的優越性。 

  顯宗和密宗的差別在什么時候就可以消失呢?如果學顯宗的人,證悟了顯宗的第一地,實際上也就證悟了密宗。因為在第一地之后,顯密是毫無分別、一味一體的。所謂密宗的特點,只存在于資糧道和加行道,也即沒有登地之前。 

  也就是說,在沒有登地之前,顯密確實有很大差別,但在登地以后,就沒有差別了。例如,在顯宗里沒有金剛身的概念,更不可能有其修法,這是密宗特有的一個修法。密宗認為,人的身體雖然是不清凈的,但其中也有一些清凈的因素,如果能夠掌握這些因素,使它趨于成熟,在它成熟的同時,有漏的肉體就會逐漸消失,當它完全消失以后,肉身就轉換為金剛身。金剛身可以不受任何外界地水火風的影響。 

  然而,證悟一地的顯宗修行者,當他從一地的定中出來以后,立即就有了幻化身,也叫幻身或金剛身。雖然他沒有修過生起次第,但因為他證悟了光明,就會有幻化身。所以,在一地以上,顯密是沒有差別的。一地以上的顯宗修行者,最終也自然而然地趨入了密宗。 

  無垢光尊者、麥彭仁波切等大部分人的觀點是:因為在登地之后,并不存在顯密之分,所以即使根基較差的修行人,在登地之后,也可進入密乘道。麥彭仁波切等成就者甚至認為,如果快的話,顯宗的修行者在大資糧道時就會進入密宗。因為修大資糧道的人通過禪定,可以去諸佛剎土,在佛前聽法。在這些佛剎中,也有密宗修法的傳承,他可以因此而契入密宗。 

  顯密最終的果報有差別嗎?顯宗密宗都可以成佛,只是速度的快慢有很大差別。至于最后的果位,雖然有人說有差別,但蓮花生大士等很多成就者都認為,其最終果報是沒有差別的,兩者同樣都可以成佛。 

  此外,密宗幻身的修法是一種非常特殊的修法,但寧瑪派更強調虹身?;没碛星鍍艉筒磺鍍魞煞N分別,清凈的幻化身和虹身是差不多的。如上所講,修大圓滿時雖然從未觀想過唐卡,但在其證悟到爐火純青之際,頓時就可以顯現出五方佛的壇城,這時便可見到一切外境都是清凈的現象,身體也開始逐漸變成虹光身,此虹光身可以直接帶到佛的果位,最后成為佛的報身。 

  密宗通過無相圓滿次第的修法,就可以證悟龍樹菩薩《中論》中所講的空性;而用生起次第或圓滿次第,就可以證悟無著菩薩的《寶性論》和龍樹菩薩的《贊法界論》中的所有內容。以上簡略地介紹了密宗的一些修法及其意義。 

  有些人覺得密宗很神秘,這是因為對密宗的整個體系缺乏了解而造成的假相。其實,密宗一點也不神秘,只是它的方法很特別、很快速、做起來比較容易而已。譬如,因小乘見解不是很高,所以比丘戒的戒條很多,比丘尼的更多,要做到任何一條細微的戒律也不違犯是很難的。為什么比丘(尼)戒那么嚴呢?這就與其見解有關。 

  菩薩戒就不同于小乘戒,因為其見解超勝于小乘,所以戒條就不是很多。因為,菩薩戒既要考慮自利,也要考慮利他,既然是利益眾生的動機,就沒有必要過分謹小慎微、瞻前顧后,很多方面都可以有一定的寬松度,這樣才能更加游刃有余地利益眾生。 

  在密宗里,如果沒有證悟密宗的見解,就另當別論,如果已經證悟了,就不象顯宗的戒律那么嚴,這也是與其見解密不可分的。所以,雖然密宗的修行輕而易舉,戒律也張弛有度,然而成就的速度卻是迅速快捷的,這就是密宗的特點。你們學密的機會不是很多,僅看一兩本書,并不一定能將密宗的全貌一覽無遺。所以此處提綱挈領,以簡略通俗的語言來描述密宗的修法,使大家對密宗有一個粗略的概念。 

  五、使修行抵達終點的順緣 

  生起次第與圓滿次第的具體修法這里暫時不講。在具體修行時,首先不要操之過急,倉卒地去修密法,目前最重要的,是穩扎穩打地修出離心和菩提心。特別是菩提心,雖然說起來很簡單,但要真正做到,我覺得并不是很容易。我們學佛那么長時間了,也比較精進,但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圓滿世俗菩提心。顯而易見,菩提心的確是得之不易的。 

  發菩提心的頌詞念滿十萬遍,是否就意味著菩提心圓滿了呢?決非如此!念誦這個偈子雖然有加持,也有善根,但念完后到底有沒有菩提心,卻并非以此為準繩。 

  偶而生起“我要為度化眾生而成佛”的念頭不難,但是要在每天的日常生活中去實踐這種理念卻并不容易。雖然平日打坐或平安無事時,我們也會真誠地發愿:我要為度化眾生而成佛!但在最關鍵的時候,在我們的實際行動中卻不一定能看到“菩提心”。比如,在為了利益他人自己反要痛苦的情況下,很多人就會猶豫不決,甚至退避三舍。此時此刻,我們的菩提心在哪里呢?早就無影無蹤了。 

  作為菩薩,必須能夠無條件地付出,我們能做到嗎?有多少人敢面無愧色地拍胸保證?所以,千萬不能輕視出離心與菩提心,以為在此之上還有更好的法門。出離心與菩提心,就是凌駕于一切修法之上的無上大法。 

  以前的高僧大德在引導弟子的時候,首先只為弟子傳出離心的修法,并告訴他們:“在這些修法之上,沒有任何更高的法,所以你們應當精勤修持?!钡茏觽円矆孕胚@是唯一的解脫道,并嚴格依教奉行,最終修出了真實、穩固的出離心。 

  這時,上師又告訴弟子:“在出離心的上面,還有一種叫做菩提心的無上修法,你就去修菩提心吧?!弊鳛楸痉值男扌腥?,仍然會一絲不茍地依從上師教言,毫不遲疑、潛心專注地修菩提心,并最終修出了真實無偽的菩提心。 

  最后,上師告訴弟子:“這些都是很好的,但還有一個問題沒有解決,就是空性,這個法修好以后就真正沒有再高的法了?!钡茏佑谑怯衷僖烂茏诨蝻@宗的修法而修空性。因為前面打下了良好的基礎,證悟空性也就成了指日可待的事情。 

  大巧若拙、大智若愚。只有不玩弄技巧、不耍小聰明,視上師的一切教言為究竟的弟子,才能夠窺探到與上師智慧無二無別的奇妙風景。 

  也許有的自以為根基上乘的人,會對這種作法不屑一顧,認為這是針對下等根基的迂回之途,就自作主張,徑直趨入正行修法,修了幾年之后,不但沒有收獲,反而每況愈下,最終連原有的信心都喪失殆盡。勞而無功的根本原因,就在于自以為是,不重視基礎的鋪墊。有些居士會自命不凡地說:“某某上師已經開許我不修加行,所以我不用修了?!庇诖?,我不得不再次提醒道:這樣的所謂開許,就是開許你不走解脫道。如果不能得到最終的解脫,這樣的開許又有何意義呢? 

  從前色爾壩有個修行的地方,那里有一位大圓滿成就者叫秋央讓珠上師,他引導弟子的方式,也是十分講究次第的。到他那里已經三四年的人,還不能聽到他親自傳的一句法。只是由其他堪布為他們傳皈依及出離心等修法,并讓他們去實修。在出離心、菩提心修得非常扎實的時候,他才為其傳講大圓滿。 

  文革期間,由于他的弟子們具備了強烈的出離心和菩提心,所以對世間事務也不感興趣,這樣反而避免了很多挨打挨斗的可能,很多人都在山洞里堅持修行。時光荏苒,幾十年過去了,上師的弟子們都紛紛辭世,令人驚嘆的是,幾乎所有的弟子,都示現了不同程度的成就相。雖然這一切,無不歸功于秋央上師的不共加持力,但與他老人家注重基礎的引導方法也有極為密切的關系。 

  如果上師們只是一味地傳講高深法要,居士們也是千方百計地想盡快得到灌頂,以便翻閱只有灌頂之后才能看的法本,在了解法本的所有內容后,仍是永無饜足地追求所謂“更高”的法要,卻將基礎修法棄置不顧。這種棄本逐末的作法,無異于擔雪填井、緣木求魚。最終結果,只會自取其咎。 

  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。出離心和菩提心,是與證悟空性相輔相成、形影不離的良伴,我們一定要對此加以重視。要知道,只有從出離心和菩提心出發,才能抵達究竟實相的終點! 


更新時間:17/02/26 09:29:02  【打印此頁】  【關閉
上一條:宗客巴祖師
下一條:三世因果經
无限在线观看播放视频_...国产人成视频在线视频_97国产婷婷综合在线视频_日本视频免费高清一本18_人妻少妇约宾馆在线播放